何氏网—世界何氏网—世界何氏宗亲总会网

 找回密码
 何氏何姓注册(禁止恶意注册)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阳山:一个有灵魂的古村

2010-11-22 22:5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212| 评论: 2|原作者: admin

摘要: 阳山:一个有灵魂的古村 聚族而居600年 4月25日。从长沙一路高速奔驰到郴州,桂阳。然后,离开桂阳城区,往乡村公路去。阳光越烈

阳山:一个有灵魂的古村



 




  

   聚族而居600年

  4月25日。从长沙一路高速奔驰到郴州,桂阳。然后,离开桂阳城区,往乡村公路去。阳光越烈,天地越静。

  跑了大约半个小时的乡村路,到了距桂阳县30公里的正和乡阳山村。




  阳山村是个老村落,从它最早的主人“何氏自修公”明初时候由江西庐江迁来,“聚族而居”,至今已有600多年。

  根据现存的何氏族谱,这个村落始建于明弘治年间(1497年),建成于清康熙、乾隆两代,昌盛于道光年间。我们在村子离槽门最远、靠后山最近的一栋房子里,发现厅堂墙基脚处,一块厚厚的青砖上鲜明的刻印:道光八年。43岁的村支书何石宝告诉我们,这是建得比较晚的房子。旁边另外一栋建于道光十一年(1831年)的房子,就算是村里年代最晚的古建筑了。

  2000年,桂阳县文物管理部门在搞文物普查时,发现了这座在山水间静静生息了28代、至今还有四五百人口的古老村落。

  陪同我们一起到阳山村的邓林才,曾在正和乡工作,阳山村的资料就是他一手整理出来的。邓说:“阳山村只是在规模上比不上张谷英村,论文化底蕴其实更深,我们这里的东西保存得更多,更完整。”

  张谷英村,2003年全国首批公布的22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之一,湖南惟一入选的“名村”,近年来声名鹊起,已经成为湖南的一个旅游热点。邓拿阳山村与张谷英村相比,虽然带了点地方主义的感情色彩,但也自有他的道理。




  远逝的生活场景

  阳山村背靠郁郁葱葱的阳山,村前是一条古河道。

  村子原来是被一道围墙整个地围起来的,现已残缺,但断墙依在。

  进入村子的门被称为“槽门”,木石结构。槽门前面,立有一对石头拴马桩,一高一低,刻有“□□乙酉科举人何煌”的字样。据说,村子里旧时的风俗是,谁中了举人,就可以在村里立一对拴马桩,刻上名字,有点衣锦还乡的意思。何支书说,村里原来有十几对,现在只剩下了四五对。果然,我们随后在村子的另一头,又发现了“道光戊子科举人何魁”的拴马桩。

  阳山村原有古建筑六十八九栋,现存64栋。建筑风格精巧雅致,飞瓦重檐,雕梁画栋,横巷8条、竖巷5条,纵横成片。房屋大多是两进结构,分厅堂、正房、厢房,中有天井,用于通风、采光,地下排水系统通畅完善,畜圈、厕所摆建于房屋两侧,一派“天人合一”的悠然气氛。

  房屋的大门使用青铜的门环、门锁,很多是两三百年来没换过的。厅堂里大多挂着牌匾,如“学海渊源”、“研经第”、“佩印堂”等,字迹深刻、清晰,且都是烫金字。据说,“文革”时期很多牌匾被要求漆成红色,时间一久,红漆自然剥落,又露出隐约的金色。邓林才笑称,“历史的真面目遮不住”。

  牌匾下面一般摆有“半桌”(两半桌子拼成一张圆桌),两厢靠墙则摆放太师椅。我们看到有一户人家,沿墙摆了8张太师椅,问年代,说是“比较晚了”,“大约是咸丰年间的东西吧”。

  何支书说,村里的人有很强的保护意识,尤其是这十几年来,没有人卖过这些祖传的东西,要是发现别人家有想卖的苗头,还要去阻拦的。其实,这些生于民间的东西,还是让它们保存在民间,不要流入那些古董贩子之手,也许是一种最好的归宿吧。

  阳山村43、44号的祖先是一个叫何富莲的清朝举人。其主屋旁,有一栋小巧的两层木楼,据称是何富莲当时与朋友聚会欢谈的场所。楼上厢房墙上写满了诗句、对联,或工整,或狂草,笔迹各不相同,落款处有“曾国藩”、“左宗棠”之类。据说,这是主人和朋友雅集,酒酣耳热之际,挥墨临摹的各自偶像的诗句。流年似水,那些谈笑风生都已沉寂。只留下这四壁的墨痕,隐约间,还激荡着当年的少年意气。

  据族谱记载,何富莲,也是向阳山村“救婴会”助捐的第一人。当年,他捐献的是水田一亩四分。

  刻在石头上的“乡规民约”

  近年来发现的一些古民居村落,大都传承着一种属于农业文明独有的耕读文化,对“读书做官”非常重视,阳山村也不例外。但与其它古民居村落不同,也就是邓林才所说“文化底蕴更深”的是,阳山村曾建立了一系列旨在“淳风俗”的社会保障、制约机制。“救婴会”、“议学会”、“禁戒会”、“重九会”、“宗源会”,一应俱全。这种自我约束、自我教化、自我延续的功能,维护着一个偏僻乡村的相对稳定。据省文物局有关专家说,在湖南境内“很少见”。仅此一点,阳山古村便可在湖南甚至全国的古民居村落研究中占一席地位。
在阳山村,我们看到尚存的两块石碑,一块是“救婴会”,碑身完好,碑文多半清晰;一块是“议学会”,碑身已裂为9块,但可拼凑完整,碑文多半模糊。仔细辨别,可以发现前者刻于同治甲子年(1864年)仲夏月,后者刻于宣统三年(1911年)。
据考证,“救婴会”是专门救助女婴的,“议学会”是对贫寒学子进行捐助,“重九会”是为孤寡老人而设,“禁戒会”是禁毒禁赌的“法制”机构,“宗源会”专管修立族谱。“议学会”碑文有“捐上庙前沙田壹丘计谷肆担,□□□半山岭田壹丘计谷贰担半”之类字样。“救婴会”碑文清晰,“一议溺女者察明以故杀子女鸣官究治;一议给钱后复暗害性命者察出鸣官究治;一议人既溺女知情直报者赏钱叁仟贰佰文;一议掌管之人务宜廉正,如徇私者察出公罚……”,赏罚分明。
79岁的何昌县是何氏23代子孙,曾经是民国24年(1935年)“禁戒会”会员。4月25日下午,何坐在日光阴影中的门槛上,告诉我们,“禁戒会”最早成立大约在同治年间,因为村子里开始有人抽鸦片,有的人甚至“抽到败家”。后来,“禁戒会”的条例从“禁洋烟”发展到了“禁赌博,禁偷盗,禁娼、嫖等”。“禁戒会”有8个人,分主任、文书、会计等,都是村民选举出来的。对违反禁戒条例的村民,一般都“根据其家庭收入,有现钱的罚现钱,没现钱罚谷子,罚‘母猪肥猪’”。像赌博,“组织的人罚8担谷子,参与的人罚1担,举报的可以奖发2担”。但这些村民自行设立的机构,全部在1952年左右,以“破四旧”的名义解散掉了。
不过,也许是这些“乡规民约”潜移默化的作用,阳山村民风一直很好,据说,从1949年以来,这里就没有过受刑事处罚的。




  ★咸丰年间的太师椅。

  ★雕花麒麟。

  
 
 
 
 
一种隐忧

 邓林才说,“我们阳山村是有灵魂的”。他认为阳山村最可贵的,就是那种历史、文化的延续性。
邓之所以敢轻视今天作为“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”的张谷英村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,张谷英村被“开发”为一个热门旅游景点后,供人参观,那种自然生活的气息不可避免地被割裂、异化,或者说是掺进了一些商业化的杂质,已经失去了她最初的纯粹。

  美,不是用来示人的

  事实上,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这种“发现古民居”的模式在中国已司空见惯。而“发现一个,就破坏掉一个”,也已经成为一种更深刻的悲哀。安徽西递,浙江周庄……今天的张谷英村,乃至明天的阳山村,也都已面临这种困境。
据悉,桂阳县政府目前已将“开发阳山村”纳入议事日程,他们构想出一个包括阳山村在内的旅游圈,希望“招商引资,将从前隐藏‘深闺’的地方推到世人眼前,从而带动当地旅游经济的发展”。这样的“蓝图”,有时真让人心情复杂。
恬淡、古朴的阳山村,在夕阳下静穆如初的阳山村,它是应该被大力“开发”出来,还是应该以一种完整的原生状态,独自面对更浩瀚的光阴流逝?
(来源:潇湘晨报 2004-4-30)



15

鲜花
1

握手
2

雷人
5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3 人)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hdj 2011-10-21 14:47
桂阳县阳山村好像与我们是一脉的。
引用 何菊明 2011-7-19 00:49
据何瑊谱,第十一世何禺在阳山写《浈阳水木记》。何允谱等宗谱记载,何自修是第五世。时间相差很远,怎么都在这里出现了?存疑!!

查看全部评论(2)

回顶部